网站首页 > 人文经济> 文章内容

时代需要“有体验的经济学”

※发布时间:2021-8-13 13:11:50   ※发布作者:小编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一年一度的国庆“朋友圈摄影大赛”,个人认为颇有积极意义。只不过,那些或美轮美奂,或典雅高端的“明信片”审美图文,往往少了些细节的、思想层面的灵光乍现、个人体验而千人一面。这就使以旅游这种最直接的对抗现代性“之喻”的办法又掉到里面。其中吊诡之处,像极了为人诟病的“黑板上的经济学”——在接近人类最极致的理论审美带来的快感和确定中,在高度抽象下,了质疑与甚至联想的可能性。

  如此,张明博士的随笔集《行走的经济学人》一书就显得尤其难得。这本新书一半为游记,一半是书评;一半谈世界经济,一半论金融风险。不足200页的篇幅,却因为涉及了十多个国家、近30本著作而颇具信息量。更重要的是其间始终贯穿着作者的私人体验,这种“有体验的经济学”可以说同时恢复了经济学作为关于人的学科的一种传统,以及中国传统知识的札记传统,正所谓“读万卷书、行万里”。

  书中,个人最感兴趣的是张明博士在海外访问、考察或内地调研的一手内容。例如,对于进入“后李光耀时代”的新加坡,书中有两篇文章涉及。其中“新加坡有何独到之处”一文将新加坡投资公司(GIC)、淡马锡、新加坡金融管理局(MAS)“三驾马车”的主权财富管理格局与中国目前的模式相对比,很自然可以观察出国家外汇管理局、中投公司、中央汇金的这种架构与之相较,在规模、分工、竞争机制上仍有值得优化之处。而“新加坡诸国如何看一带一?”则广泛搜集了新加坡对此的看法与,其中包含了一些书斋之中无法体察到的重要信息而更具建设性。所以,书中作者也提到:“当今世界是个超级复杂的系统,这个系统的复杂性在于,如果利用抽象简化的方式来看世界,就可能将最重要的信息和线索都抽象掉、简化掉了。”

  作者在厦门、福州、平潭三地调研的基础上,写就“海上丝绸之的起点”一文,又从地方和企业的视角,梳理出金融体系如何适应“走出去”等方面十多条具体,许多内容都来自地方在实际操作中的难言之隐和企业的具体需求。这种基于实际调研和与当地学者互动的真知灼见往往让人猛醒。

  其次,是作者对各种国际学术会议中精彩见解乃至争论的私人记录。例如,对于众说纷纭的国际经济形势,“碎片化与供应链”一文引述了混合现实研究所卡纳先生的观点:第三世界大战打不起来,原因是全球贸易与投资的发展已经塑造了一个全球的供应链帝国,这甚至改变了传统的主权观念与地缘。传统国家之间的战争可能演变为不同国家集团之间的“拔河”,即由传统的水平型竞争逐渐转变为未来的竖直型竞争。竖直型竞争主要投入是具有价值增值的知识,主要政策工具是技术转移和替代能源。张明博士似乎特别注重这种“反调”。书中有篇文章写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召开的中东欧投资峰会,引述捷克斯洛伐克贸易银行首席策略师汤姆斯·赛德拉色龙的观点——欧洲的问题不在于经济增长太慢,相反,在于过去的经济增长太快,但这种增长主要是由货币增长与债务带来的,因此是“坏”的增长。这种历史反思之下,再去展望“新常态”下主动调结构的中国经济,不免更能理解这份“定力”之重要。

  在行走中,真实的体验与人们的印象往往大相径庭。作者在“印度初印象”中谈到其喀拉拉邦之行的感受就与想象有较大反差,据从科钦到库玛拉孔的沿途观察,这里可以达到20世纪90年代中国东部地区的状况,大大超出了之前的预期。更有趣的是,喀拉拉邦从1957年就因选举获胜,一直由印度执政,这里的人类发展指数、识字率在印度排名第一,人均寿命也接近于美国与西欧的水平,出生率甚至低于美国。当然作者也声明这只是个别、初次的观察。

  清人张潮曾说“文章乃案头之山水,山水乃地上之文章”,《行走的经济学人》也包括了这案头之山水,宋代诗人蔡确的名句“手倦抛书午梦长”便是书中书评部分的篇名。这里既有“中国的为什么会成功?”、“天下主义真的能够实现吗?”、“为什么经济会增长”、“如何应对债务水平的不断上升”等大问题,也有“美国为何次级抵押贷款”、“国家与普通借款者有何不同?”等见微知著的读书笔记。这些以金融风险为主线的文章,不仅有对克鲁格曼、斯蒂格利茨、等经济金融大家的解读,也呈现了张明博士的读书方法和思考径。在他关心的国际收支、债务危机、金融监管、影子银行等方面的理论背后,全球化“超复杂时代”的逻辑是极有力的,那就是:构建类似于人体免疫系统的有机应对机制,这个机制应该调动所有的积极性,逐步形成一种自适应的、动态调整的文化与行动。这解开了长期盘桓于个头的一个问题:一方面经济决策者会陷入“既要如何,又要如何,还要如何”的多元目标困境;另一方面,在高度抽象中,许多重要的“地方性知识”却被忽视或根本没有考虑到。由此,工作札记、读书笔记等此类带有强烈个人体验和于“的自负”的内容,便有了更为特殊的意味。著名经济学家余永定教授在为该书所作的序言中也感叹:“如果一味孤芳自赏、居高临下、自以为是,经济学又有何生命力可言”。(编辑 李二民)孕妇梦见死人复活

  

telegram中文 telegram中文